浮云犬

并没有

【靖苏】【abo】江楼月 27

边城浪子付无影:

今日份更新掉落,本子预售地址戳我


“宗主,最近我怎么看你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有什么难题吗?”黎刚问道。


“别的倒也没什么,我只是担心,宫里的静妃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因为景琰从前最喜欢吃的就是榛子酥,但我看最近他从宫里捎来静妃做的点心,却是一点榛子都没有。静妃以前是知道我对榛子过敏的,现在她一点榛子都不放,我怕我的身份早已经……”


看着满面忧色的梅长苏,黎刚只好安慰道:“娘娘聪慧,猜出宗主的身份也没什么奇怪。只不过看靖王现在还没什么动作,应该是娘娘还没有告诉他,宗主这边,也好提前想好应对的办法。


“没错。景琰现在应该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能多瞒一日便多瞒上一日,总是有好处的。”


“宗主,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您,又怕您不高兴。”


“有什么话就直说。”梅长苏瞪他一眼,“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话拐弯抹角了。”


“嗯,那个……”黎刚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一下,“您为什么不答应靖王殿下啊?我看他对宗主挺好的呢!虽然最开始我们几个也不待见他,觉得他老是欺负您。不过这一段时间以来表现倒是蛮好的。您心里其实是有他的,只是嘴硬,是不是?”


“黎刚!”梅长苏刚要发作,就听到外面有人禀告:“誉王殿下来了。”


两人收起打闹的神色,梅长苏皱眉道:“誉王那边,怕是越来越不好瞒着了。”


前段时间太子被幽禁,如今的朝堂上倒是形成了誉王与靖王平分秋色之势。靖王风头正盛,宫里静妃也是春风得意,不仅升了位份,皇上更是时不时就喜欢去她那里坐坐。这般繁华景象之下,誉王不由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感觉到了危机的气息。


“苏先生。”誉王的神色看上去有几分气急败坏。“不是说斗倒了太子,我就有希望能成为储君的么?为什么太子被幽闭,景琰又接着上位了?为什么景宣做太子就这么容易,我就这么难!”


“殿下不要着急。”梅长苏不紧不慢地安慰道:“我之前不是和殿下说过了么,不要把太子追的太紧。现在陛下对您起了疑心,太子又失势,自然要扶持相应的靖王来打压殿下您的气势了。”


“那……景琰从前不过是个不受宠的亲王,朝堂之中恐怕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现在居然也已经受封为五珠了,只差两珠,他就可以和我并肩了!我心里着实是不安。”


“靖王受封,其实对殿下来说,也算一桩好事。”


“好事?”誉王不可思议地看着梅长苏,“先生莫不是糊涂了吧,你竟然说靖王上位对我是好事!”


“当然是好事。靖王受封,意味着皇上已经开始放弃太子,开始扶持培养新的人选来与殿下您相制衡。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太子就快要被废黜了,说明殿下您的理想和抱负就快要实现了。”


“真的么?但愿……一切如先生所言吧!”这一次的誉王明显没有之前几次容易说服,他的脸上流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眉头微微皱起。


看到对面的梅长苏流露出倦色,誉王便起身告辞。起身的时候衣袍下摆被桌角勾了一下,身体往前一绊,几乎要摔到梅长苏的身上。


“殿下!”梅长苏扶住誉王,同时自己也巧妙地往后退了一步,不落痕迹地躲开了誉王的身体碰触。“您没事儿吧?”


“没事。刚刚不小心绊了一下,唐突先生了。”


出门跨上马车之前,誉王低头闻了闻自己的指尖,刚刚擦过梅长苏身畔的时候,似乎若有似无地传来一阵幽香,沁人心脾。


好像是……梅花的清香。


可是也奇怪呢,现在是年中,又不是寒冬腊月,哪里来的梅花盛放,让他周身沾染上这一身的梅花清香?


难不成……这其实是他自身的信香不成?


难道苏先生竟然不是中平,竟是坤泽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当真是有趣地紧了……萧景桓眯起眼睛,把玩着手指上套着的那个玉扳指。


是时候让般若回去好好查上一查这位传说之后的苏先生的背景了。


 


“殿下。”秦般若风姿绰约地走进来。


“查的结果怎么样?”誉王有些心急地站起来。


“果然不出您所料,这位梅长苏,他的确不是中庸,而是一位如假包换的……坤泽。”


“果然是这样……”誉王似乎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致,“你还发现了什么?”


“殿下,都说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可是为什么梅长苏投靠了您那么久,虽然太子没从您这里讨了什么好处,可我们的形势,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再仔细看看,这金陵城中,谁是得益最大的人?是靖王!他从最初一个不起眼的无宠郡王,如今摇身一变,竟然加封为与您比肩的亲王了!巡防营如今归了他,朝中也是替他说话的大臣,就连后宫的静妃,如今都深受皇上眷顾……殿下,您是时候该清醒清醒了。”


萧景桓低下头去,仔细回想着般若说的话,许多从前没有细想过的事情,如今一桩桩、一件件回想起来,竟然都件件指向了苏宅,指向了梅长苏。


其实说,他暗中真正辅佐的人其实是靖王么?自己只是他手中利用的一颗棋子,用来在人前做幌子的利用对象么?


回忆起梅长苏之前清雅的笑容,再想到他总是对自己不咸不淡的态度,之前他还总想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苏先生既然已经愿意择他为主,那他这份心意,想必他早晚都能领会到。


如今想来,一切仿佛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苏先生来了。”战英站在廊下朝萧景琰禀报。


“哦,快叫他进来。”萧景琰此时赤着上半身,正在演武场上操练骑射。他的上半身肌肉密布,露出有些壮实的胸膛,布满浅浅一层汗水,在阳光下闪烁着健康和活力的光彩。


“苏先生已经过来了。”战英指了指身后那个一袭白衣的身影。


梅长苏还没完全走过来,萧景琰脚边的佛牙却率先激动起来。佛牙是一只狼,是萧景琰从小就带在身边养大的。平时没有萧景琰的命令,是不会随意去暴起伤人的。可是如今,他却看上去很激动的样子,一下子就朝梅长苏扑了过来。


“佛牙,回来!快回来!”萧景琰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虽然佛牙不会主动伤人,但梅长苏毕竟文弱,被他的狼这么一扑,难免不会惊吓到他。可无论他怎么呼唤,佛牙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


出乎他意料的是,佛牙冲到梅长苏脚下,却显露出一副亲近亲昵的模样来,蹲在他的脚边,口中呜呜地叫起来,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脚边来回扫动,做出一个亲密舒服的姿势来,倒像是府里从小豢养到大的温顺的长尾巴猫咪。


佛牙虽然从小与他亲近,但却很少会与除他之外的人流露出这般亲热模样来。萧景琰一边放下心来,一边也实在有些好奇佛牙今日的反常表现。


“苏先生怎么样?刚刚没有被吓到吧?”萧景琰走近来问道。


“没什么。”梅长苏的表情显然也有几分不自然。他蹲下身来,仔细地打量着脚边的佛牙。良久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伸出手去在他的皮毛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佛牙眯起眼睛,完全不抗拒梅长苏的触摸。


那是……他和小殊昔日救下来的一只小狼崽,后来就带了回来,一直养在身边。佛牙这个名字,都是小殊为他取的。没想到除了他和小殊,佛牙竟然还会与其他的人这般亲热……


那是不是更说明了他与梅长苏之间有着莫名的缘分呢?


 


“他的名字……叫佛牙?”梅长苏抬起头来问萧景琰。


“不错,它是我和曾经的一位故友……一位故友共同收养救助的一只小狼,一直养在身边的。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小狼也快变成老狼了。”


“佛牙乖,我们先回去了。”萧景琰轻轻呼喊他的名字,佛牙这才恋恋不舍地从梅长苏的身边站起身来,又在他的脚上蹭了蹭,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他。


“佛牙似乎很喜欢先生。”萧景琰感叹道,“这可是从前从来不曾见过的景象。”


“是么?殿下的爱物,果然有灵性。”梅长苏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尽力让表面上看上去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