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犬

并没有

[琅琊榜][靖苏]宫里的苏阿飘14-16

帆过十洲:

甜。


暖。


不一定短。


本文又名《田螺先生》(不


前文TAG。


虽然不肥,但是这是一次充满爱意的加更,看我真诚的眼神。





14、




仍然喜欢玩特技动作的梅长苏还不知道萧景琰能看见他。


以至于萧景琰第二天早上睁眼就看见一个倒立着的人影的时候差点被吓得重新躺回去。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鬼影在空中翻滚着缩小了一圈,躲到了柜子后的阴影里。


萧景琰:……先生你这么爱玩真的好吗。


不过内侍已经进来了,他便没说什么,径自洗漱去了,只是难得地有些神游天外。


他敢肯定他见过这个鬼,可是他是谁呢?


蒙挚在下面启奏说新军长林再战告捷。


长林军……


噫,朕好像知道那位鬼先生是谁了,呢。




15、




下了朝会之后萧景琰一反常态地没有去武英殿,而是大步流星地回了寝殿。


萧景琰看见鬼先生听见动静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向他的方向。


他走到了柜子旁边,将鬼影堵在了那一小块阴影里。


阿飘似乎被他吓到了,一动不动。


萧景琰抬起手来,轻轻地碰了碰对方的脸,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他怔怔地盯着这个虚影看了一会,收回了手,一言不发地出门去了。


梅长苏留在原地怔愣不已。


这是……能看见他?而且知道他是谁了?可是这是……什么个意思?


等等,但是为什么一路小跑着跟着他进来的那个内侍没反应?


是因为……只有他能看见?


梅长苏知道,他一直在萧景琰身边是因为他的执念是萧景琰。


那么为什么只有萧景琰能看见他呢?


也是因为这个吗?


他抑制不住地想,还是因为……他也是萧景琰的执念呢?




16、




傍晚,萧景琰仍然在武英殿。


他没有看奏折。


最后一丝阳光落下的时候,他亲手点燃了桌上的灯。


阿飘穿墙而过,探头探脑。


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于是阿飘不动了。


萧景琰轻轻摇了摇头,“我在等你,长苏。”


梅长苏尴尬地继续穿墙而过,老老实实地走到了案前,问,“景琰,你是什么时候能看见我的?”


萧景琰似乎听见身边有人轻轻絮语,却听不真切,他微微侧头仔细听了一会,终于道,“长苏,也许你不相信,但是我看不见你,听不见你,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你在那里。我一直都知道你在那里,我以为是我魔怔了,可上天待我不薄,我看见你的影子了,就那么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


梅长苏愣在了原地,他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有时候我挺害怕的,我怕是因为我才让你不能离开;可我又偷偷高兴,你还在这里。”萧景琰低声说着,像是自语,“我该怎么办呢?”


“是我想留在你身边。”梅长苏伸出手,轻轻抚上萧景琰的脸颊,泪珠穿过了他的手指砸在了地上。他轻声说,“景琰,别怕。”


萧景琰脸上还带着那倒泪痕,却轻笑了起来,“听不清你说什么。”


梅长苏无语了片刻,屈指敲在了萧景琰额上。


他用上了法力,萧景琰真的感觉额头被人敲了一下。


“喂,你简直有恃无恐!”萧景琰按住额头,“就是仗着别人看不见你!”


“对啊,就是。”梅长苏轻笑着继续伸出手捏了捏萧景琰的脸颊。


别人看不见我又怎么了,只要你知道我在就好了。


——————————————


PS.说一下为什么这篇里我让景琰叫宗主“长苏”了(每次写分析都要预警有刀我也是心累):


这里的设定是只有景琰能看见苏阿飘,就是因为情到此处,梅长苏也已经是萧景琰的执念了。梅长苏活着的时候相认的时间太短,萧景琰的牛脑子一时间什么都想不明白,还死乞白赖地叫人家小殊。等人走了,没了,时间慢慢地过去,他是可以想明白梅长苏对那十二年谋划的自卑感的,毕竟他是林殊最好的朋友,也所以他迫切地想告诉梅长苏,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是梅长苏还是林殊,都是他萧景琰认定的那个人。可惜梅长苏不在了,他只能在梦里去说。现在梅长苏又出现在他眼前了,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狐狸那篇的设定宗主死了就转生了狐狸断奶就回来了时间还太短所以一直还是喊小殊,宗主也转世了一次了心也宽所以也没啥事儿。)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