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犬

并没有

【靖苏】愿我百岁无忧 08

少昊扶风:

*宗主和飞流互换心智梗


*前方单纯直白的宗主预警 腹黑飞流俏阁主预警


*就只想好好谈一场傻白甜的恋爱


*前文可直接走tag百岁无忧


————————————————————


蔡荃立在桌案下慷慨激昂地陈述他对于早朝时呈奏的看法,说的口干舌燥停下来,却罕见地发现他身边的沈追和案前的陛下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停下来莫名其妙地等着他们开口说点什么,过了半晌才听到沈追悠悠醒转似的来了一句:“啊……蔡大人所言极是。”




蔡荃心想你听到我说什么了么你就所言极是,刚想据理力争几句,萧景琰也开了口:“就按蔡卿说的办吧。”




蔡荃被一口气堵在嗓子里,张了张嘴没说出来话。沈追老神在在地朝他摇摇头,朝着萧景琰问道:“陛下似乎有心事。”




萧景琰何止是有心事,他现在头都大了。




桌案下一团毛茸茸的裘衣里梅长苏正眨巴着眼睛望着他,他手里拎着早上蔡荃呈上来的奏折,右手握拳朝他比了个手势。




萧景琰看得很清楚,这意思是蔡荃说的很对,他很赞同,但是现在他想出来,不想再听下去了。




下了早朝萧景琰甫一回来就看到梅长苏缩在他床上啃点心,一只手还握着笔写写画画,他近日来神思敏捷了不少,唯独心智还是有些懵懂,习惯性地黏着萧景琰要抱抱。萧景琰就总是把他揽在怀里看折子,也觉得十分自在。




可是今天梅长苏一见他进来就神色古怪不说话,拉着他看霓凰奏上来请求赐婚的折子,萧景琰一时纠结于小殊心智恢复到了什么地步又该不该告诉霓凰,竟忘了沈追和蔡荃被他召来下朝后到偏殿书房觐见讨论奏章的事。




这书房简单到一目了然无处遮掩,高公公轻声禀告蔡大人就在门外的时候,萧景琰下意识地一惊,再一看梅长苏已经自己躲到桌案下去了。




好容易把沈蔡两位大人送走,萧景琰哭笑不得把梅长苏从桌案下拉出来,给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朕怎么觉得,跟先生像是在做贼一样。”




梅长苏眨巴着眼睛不说话,沈追的奏折在手里被蹂躏的不像样子,他也全然不顾,随手扔到桌案上认真道:“不是,做贼。”说罢还伸手在奏折上点了一点,证明他有十分认真地写了朱批回复。




萧景琰哑然失笑,从背后圈住梅长苏搁在他肩窝里仔细看了看朱批,中肯评价道:“写的很好。”




一般来说这时候梅长苏就会非常满意地亲亲他然后去玩自己的东西,然而今天他却沉思了一会,神色有些郁郁的:“景琰,回苏宅。”




萧景琰身体一僵,梅长苏的侧脸与他咫尺相近,长长的眼睫微微垂着看不清表情。他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明天我陪你回去。”




梅长苏却咬着唇默默推开他:“不要,我自己。”




自北境回来以后,他难得有这样对萧景琰执拗的时候,抿着唇不说话,只用一双眼定定地看着他,神色却坚定无比。这样的表情萧景琰何等熟悉,从小到大,但凡决定了什么,就没有能阻止他的可能。




一如那年他披甲上阵,只能站在他身后送他远走一样。萧景琰默默垂下眼压下那份惶恐不安,心想至少这次还好,就算他不再回来了,还能好好活着。




只要人活着,就能常相见。




他抬起头含笑说了句好,上前几步牵过梅长苏的手,轻轻将他抱在怀里:“长苏,今天不看折子了,陪我坐坐,好么。”梅长苏点点头,他靠在萧景琰的肩上轻轻回抱了他一下:“陪你,都可以。”




扫堂前花为铺,以明月光佐酒。




飞流静静躺在皇宫最高的殿顶上看月亮,双目放空神色很安静。蔺晨偷偷爬上来在他身边盘腿坐下,忍了半晌终于问道:“小飞流,你苏哥哥明天要回苏宅去住了,你说,他是不是就快恢复了?”




月明星稀,蓝衣少年瞥了他一眼,眼神是洞悉万物般的清明,蔺晨忽然就哑了声,飞流收回目光淡淡说了一句:“你要问的不是苏哥哥,你是想问我现在恢复到了什么情况。”




他语气十分肯定,蔺晨讪讪地坐下,拿起飞流身边的酒壶揭开盖子饮了一口,掩饰般的道:“这酒真香,你从哪儿顺来的?”




“皇宫的酒窖窖藏美酒千万,蔺少阁主没去暗夜拜访过?”飞流翻身爬起来,从蔺晨嘴边抢过酒瓶就着喝了一口,神色自若十分随意的样子。




蔺晨怔怔看着少年柔软的嘴唇接触上他刚刚喝过的瓶口,月光下他的侧脸温和而平静,有几分独有的潇洒豁达。蔺晨才意识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个他精心呵护了十数年的孩子,已经长大了,有了几分青年人的棱角,意气风发,足以独当一面。




他低下头,胸口有些郁郁地堵着。一向潇洒的琅琊阁少阁主这样看竟然有几分萧索,飞流啧啧了几声,把酒瓶往他面前一伸,语气调侃又略带感慨地道:“这么多年,让你说句实话,就这么难?”






TBC


————————————————————


*宗主要恢复啦!喜大普奔!


*给我个爱的红心蓝手和留言好吗!lo主很好勾搭的~(≧▽≦)/~



评论

热度(283)